江潭落月

依旧是扒谱,这次扒的是博山问道1-1《湘江》章节的bgm

此外它还有另一个广为人知的使用场景,就是微之的红花()

可能不是很还原,原曲的钢琴声部特别小声,勉勉强强才能听个大概;其中的古筝声部用弦乐代替了,因为找不到古筝的音色

仅供参考,实际演奏以实际效果为主(比心)

怎么这个都有语C号啊(尖叫)(逃离)

其实红花的语C没啥意义诶…

还得是你姜白石😭

杜十三也是来和我道别的吗

你怎么才回来啊姜白石(泪目)

他实装时刚好赶上我生日,当时本觉得他会成为我的生日礼物(草)但是三个多月了他依旧没回来,倒是在停服公告出来后他才来见我。

用苏子瞻寻踪其实是因为子瞻能省两根胡萝卜()

看到寻踪动画:(迷迷糊糊脑海下意识一句你踏马谁啊)(意识到不该这么说,万一回来的是个新魂岂不是太失礼)(应该说欢迎回来……)(然后他就回来了)(幸好没有吓到他)

千算万算都没想到是苏子瞻带回来的……之前拿南宋组寻踪过很多次,无果。至于原因……可能是来讨要他被当做炒勺的琵琶拨子吧。(doge)

依旧是扒谱

是在孟夫子溯缘出现过的带波浪声的bgm

不一定完全还原,其中有很多柱式和弦都是大致写的,在尽量做到准确了( •̀ ω •́ )y

  一定要为小破魂做点什么……

  试着扒了一下一首bgm的谱子,由于是用musescore做的,竹笛用短笛替代了,钢琴的高音谱号部分其实是扬琴,不扒不知道,一扒发现中间的扬琴声部好好听…

  本来想把其中的弦乐扒出来的,但混音太匀实(?)听不出来是什么音,只能听见有弦乐……低音的弦乐是自己写的,当做是加个混响,不至于太单薄。

  阿官你欠我的拿什么还😭😭

新年第一更 还是这段文字 刚才发的那段好像被限了(泪目)

【日记】记《〈只此青绿〉——舞绘〈千里江山图〉》

  拿点随意胡诌初中生作文甚至凑不到五百字水平的日记来混个年终业绩,嘿嘿。

  十月份有幸去看了舞剧只此青绿,做梦都好想再看一次,去成为那画中人。

  好羡慕列表各位同僚的文采啊。

  

  随着他手中画卷展开,去追寻千年前那一场令人沉醉的梦。跨越时空的两位少年并肩而立,在漫长纷乱的时间洪流中寻找自己的影子,寻找只此一份的少年意气。昔日巍峨宫殿变成了今日的车水马龙,昔日的少年悄然融入画中,成了千里江山图的一丝游魂,与青石绿松共舞,于山间花底沉眠。

  从草木土石中,寻回一丝一缕的灵气,以最细腻最柔软的绢布作载,用最坚韧最典雅的青石染就。半载时光里有多少困顿与枯竭,又有多少次灵感忽至,欣喜若狂?他从纸堆里抬起头,身侧的青绿恍惚间在半空中晕染开来,无数个仙人从中走出,一颦一笑皆流转生辉。大雪中独自冥思苦想的寂寞消融在了流动的绿中,困扰烦忧被豁然开朗取而代之,他像发了狂一般大笑,末了又有泪水流下。篆刻的工匠,织绢的少女,寻石的老者,后世千千万万和他一样满怀热情的人们……他们为十八岁少年笔下鲜活了九百多载的江山图惊叹,仿佛那少年真的从山间撷取了一草一木放入画中,远处山川连绵,江河长流,都成了时光中不灭的印记。

  『无名无姓,只此一卷。

    青绿千载,山河无垠。』

  

  他们在错位时空中抓住了对方的影子,九百年的风霜抹不去沉淀在心中的绿水与青山。


【墨魂晏殊】部分设定内容及创作思路分享

真的好爱

烟波望绝。:

看到即将停服的消息,我们和大家同样惊讶且怅然。

在征得项目组同意后,我们将陆续放出由我们设计、主笔的几位墨魂角色(柳宗元、刘禹锡、晏殊、晏几道、王勃、王昌龄、岑参)的部分设定信息,供大家参考和二次创作。但工作繁忙,只能尽量写,时间不定。至于其他角色,实在是力不能及,还请海涵。

感谢《墨魂》,让我们有了与诗家们“近距离接触”的机会。

感谢兰台们,让我们笔下的他们真正有了灵魂。

由于时间久远,记性不佳,加上资料保存不善,可能与游戏中有出入,或有表达不精准的地方,也请多多谅解。


如今回头再看,当初在设计和写作时,囿于个人经验和学识的不足,还留有诸多遗憾。

虽然离职已久,但《墨魂》对我们的意义,非常重大。

希望魂们能陪大家走更远。

也祝愿大家都身体健康,一切顺利。


*本文全部为《墨魂》游戏设定,有大量二次创作内容,非史实,非“史同”。

*全部内容仅供玩家交流和二次创作参考,请勿作其他用途。


————————————————————


【墨魂晏殊】

 

立绘解析

 

【莫放金杯】

名出晏殊《蝶恋花·一霎秋风惊画扇》:“四坐清欢,莫放金杯浅。”

墨魂晏殊几乎承袭了诗家对宴饮欢快热闹氛围的全部追求与喜好。此处不仅为“点题之举”,也在第一视觉上形成与角色最直接的关联。

立绘的主色调,希望采用华贵却不过分抢眼的暗紫色做主体,暗纹则用金色,意在突出角色雍容、优雅、从容不迫的高位者气质。需要着意刻画布料质感,营造低调奢华的氛围感。墨魂晏殊的外袍在不同的光线映照下,会有流光溢彩的变幻感。

在暗纹方面,最初的设想是大范围铺开牡丹纹刺绣,但在设计中改为织金燕子纹。燕子身形洒脱,呈腾飞之态,与墨魂晏殊凝魂后的状态不谋而合。

在饰品方面,墨魂晏殊头戴燕子冠,左手持酒盏,右手执扇,腰间佩金鱼袋。

为加强与墨魂晏几道的关联感,为二魂设计了落花、双燕的共同元素。

 

【筵前少留】

墨魂晏殊的第二套心相,因为种种不得已的原因,被后延了非常久的时间,在我离职后许久才完稿并实装。此处仅代表我的最初设想。

立绘的主调仍是庄重和端肃。希望墨魂晏殊身着完整晨礼服,整体参照欧洲贵族参加高规格宴会时的造型,体现他作为主人,在宴会散场后独自陷入冷淡和怅惘状态的场景。与初始心相不同,希望能在墨魂晏殊优雅、从容的一贯气质之外,另外增添一抹凌厉的气势。

 

人设细节

 

在做墨魂晏殊的角色设定时,撰写的内容较多,此处选择部分较有代表性的内容放出。

①资深凡学家。

诗家少年闻名,后来位极人臣,一生过得还算闲适安逸,在旁人眼中,他对不少众人争抢的东西都不甚在意。真正的贵族气质应该融入在举手投足之间,包括但不限于诗文、衣装和人品。

墨魂晏殊眼光毒辣,有敏锐的商业触觉,曾跨朝代投资房产。在现世有几处自己的别院,专门请人设计过,尽量复原了诗家生前的宅院。不想住在斋中时就会出去度假,由于房产过多,经常不知所踪。此外,他对上到天子御用、下到民间追捧的酒、香、食材、宝石等奢侈物品都十足了解,是斋中行走的珍奇好物百科全书。

*此为历史基础上的二次创作,或可参考欧阳修《归田录》、吴处厚《青箱杂记》等。

②及时行乐。

诗家曾在多数词作中担忧时光易逝,主张及时行乐,今朝有酒今朝醉。墨魂晏殊也因此承袭了诗家的特质。

可参考《道山清话》关于晏殊、张先的记载,以及晏殊《清平乐》等众多作品。

③知人善用。

非常善于识人辨物,提拔了范仲淹、欧阳修、韩琦等一批有真才实学的治世之臣,是斋中许多宋魂的伯乐,地位较高。

可参考《宋史》等对晏殊人际关系、仕宦之路的记载。

④惧怕“时间”。

诗家在众多作品中表现出了恐惧时间流逝、抗拒物是人非、感慨世事无常的态度,由此,墨魂晏殊对“时间”本身也持相当抗拒的态度,以至于他居住的地方没有钟表等一切计时用具,只靠非常原始的方式大致估算时间段,点卯全靠自然醒,出行全靠生物钟。

可参考晏殊《浣溪沙》《清平乐》等作品。

⑤政治记忆缺失。

由于描写仕宦生活的晏诗的大量散佚,加之后人对诗家晏殊政治品格的扭曲和抹杀,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墨魂晏殊日日遭受“强制洗脑”,逐渐忘记了自己的政治手腕和政坛成就,对此类话题往往反应迟钝,墨魂们也会默契地在他面前对类似话题避而不谈。墨魂晏几道等人对这种状况想了不少办法,但都收效甚微。近年来在叶嘉莹先生等一些理性研究者的发声下,此种情况有所好转。

*此为历史基础上的二次设定。

其余细节设定,散见于墨痕斋各处,不再细表。

 

溯缘设计


四篇溯缘实为一个整体。希望能体现墨魂晏殊虽然身居高位,但在宦海沉浮中仍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的态度,如有可能,稍微撼动如今对他“缺乏政治手腕”“明哲保身”“太平宰相”之类,根深蒂固的印象,已是万幸。

对我个人而言,在看过不少资料之后,发觉诗家身上这些被后人诟病多年的点,不能说完全是无中生有的抹黑,但也必然有其失衡、偏颇之处。如今学界对晏殊本人的学术研究仍在继续,近年来新发表的一些研究成果,与延续多年的主流观点相比,已有“颠覆”之意。

我力微薄,只能借游戏的渠道,希望兰台们能因此对历史上真正的晏殊,有一个客观公正的评判。

最初的设计中,墨魂晏殊的溯缘选诗为《清平乐·金风细细》《木兰花·燕鸿过后莺归去》《山亭柳·赠歌者》《浣溪沙·一曲新词酒一杯》。但在创作中,为免出现过多重复的场景,我又将《山亭柳》换为《喜迁莺·花不尽》。

关于墨魂晏殊形象塑造的大致方向,参考较多的除了正史与诗家作品外,主要是邵明珍老师的论文:《论晏殊被“污名化”的深层原因》《晏殊“明哲保身”辨正》《晏殊平议——兼论晏殊作品的评价问题》等。其余参考文献,由于数量较多,不再一一列举。

 

以上,仅供大家参阅。

谢谢大家长久以来对墨魂晏殊的喜爱,若有疑问,可以留言。

再次感谢。


原来墨痕斋还有斋里的大家终归是一场梦吗…😭

一些关于墨魂tag内语c的斗胆碎碎念 如有补充会在评论区说的

       占一下下tag致歉(对手指)对于近来墨魂tag的语c热潮,我想以一个普普通通吃粮人的视角提出一点建议。只是个文盲罢了说的话算不上有逻辑QAQ实在没逻辑当个笑话看就是了。

       无论是写文,画画,写曲子,做手书还是以角色视角来进行文字创作的语c,都是体现我们对原作热爱的方式,实际上无论水平高低,只要是将自己的热爱倾注在其中,都是值得鼓励支持的。近来目睹tag内语c号越来越多,其中不乏我非常欣赏的高质量文段(我也玩过墨魂语c我很羡慕呜呜)但同时产生了太多比较零碎的营业,占用了tag的空间,比如单纯的问好,太过频繁的碎碎念之类的,总而言之就是太水了…QAQ

       其实大家完全可以适当减少营业的频率,提高帖子的平均质量,尽量不要过于碎片化。如果粉丝数量够多,完全可以将碎碎念内容发到个人主页不打tag,将比较完整的自戏作品发到tag里,你看微博的同人博也没有每条内容都发到超话里吧,mp我不太了解,但是mp好像也要审戏的对吧对吧。(就算是在tag里说早上好晚上好至少加个配图或把文字丰富一下啊,干巴巴的早上好晚上好也太没意思了吧QAQ)

      如果粉丝数量不够怎么办呢?心平气和,戒骄戒躁,慢慢攒嘛。

      另一个方向是在兰台的作品里与兰台互动,只要不ooc就好啦。

      微博的同人博组织为什么需要审核呢,因为需要保持同人博营业的质量,宁缺毋滥。虽说lofter这块地语c的门槛稍微低一点点,但!是!既然占用了(潜规则中可能是唯一的)皮的位置就要对其负责对不对!tag并不适合被太多的闲聊内容占据。偶尔闲聊一下当然可以有,但还是那句话,宁……缺……毋……滥……啊……tag的质量还是要靠大家共同建设的。

      当然并没有指责水平不够就不配参加tag内语c的意思,我们都是为爱发电的一份子,我也只是个文盲菜鸡,在文字方面给不了什么建议。我只能希望大家更加认真地看待自己的皮,将更多的精力放在表现这个角色的神韵上,而不是,稍微稍微稍微稍微稍微说得难听一点点点点点,(我还是怕年龄比较小的同僚听到会不太舒服的)将其当作在tag内标新立异的工具(?)tag外是自由的,但在tag内,我希望能看到更多更加精彩的作品。

       听韩老师说tag内语c审核相较于超话同人博难以实现,所以就要靠大家的努力啦。

                                                                                                                                                                                                     不知名菜鸡兰台

其实有点小建议,墨魂tag里的语擦可以不用那般频繁,减少数量,提高平均质量,尽量不要碎片化。(指平日在tag里碎碎念无太大意义的帖子实在太多了><)或者如果粉丝数量够多,完全可以将碎碎念发到个人主页,稍微完整的自戏作品发到墨魂tag。

虽然只是以一个观众的视角提出点建议><

11月什么东西都没发 怪别扭的 所以在最后一天拿儿童画和垃圾手机摄影来水个业绩(狗头)

最后一p是捏脸 这里的疫情逐渐严重 希望大家都好好的 老爷保号顺顺出入平安🙏

【八宝饭×泡椒凤爪】难言

*深夜在wiki看完凤爪好感故事磕生磕死一时激动于是进行一个饭的做,谁懂

*不是文手,不太会写,1.9k字将就着看吧.jpg  

   他于睡梦中惊醒。

        四周已不再是湿漉漉的石壁,也不是那阴森荒凉的破庙。他已经躺在自己的塌上,一床薄毯工工整整地盖着,凤羽状的发饰也被人细心地放在一边。地府深居山间,无甚人马来往,即使有阳光,也只是透过树叶的缝隙偷偷溜进来的光柱,斑斑驳驳的洒在石头地板上,不灼人,很是舒适。案前一盏油灯正燃到一半,原来此刻已是深夜。

        不远处的房间里隐隐约约传来陇西腊肉训斥八宝饭的声音。他听着,只觉尚未完全清醒的大脑又是一阵疼痛。正欲下床替八宝饭说上几句话,却浑身瘫软起不来身,似是原本瘦弱的身体又受了什么难以想象的折磨。

        既如此,不妨再多睡会儿,再不济能养点精神。可此刻的他虽身体疲惫不堪,却难以在梦魇的威压下再次入睡。独处的时间很是无趣,他开始回忆自己昏迷过去的前因后果,好久了脑子里才有了个模模糊糊的影儿。白日他被迫接受了八宝饭的“好意”,在密闭的房间里与八宝饭带来的,传言能治好失言之症的千古奇香对坐了一日。幽暗的房间滴水不漏,所谓千古奇香来历不明,不知掺了什么奇怪物质,直叫他头晕目眩,眼前发黑。待那热心肠的八宝饭进门查看,才发现他已倒地不省人事。

        能让泡椒凤爪时而忍俊不禁时而哭笑不得的人,八宝饭是第一个。第一个对他施与善意的是他,执意要治好自己病症的是他,时不时手忙脚乱打翻东西又不慎踩到他洁白的长袍,惹得他看着污渍心中忍不住有些难受而又无可奈何,只得一笑而过不置可否的也是他。过于热情,像他身上红色的衣袍,总是好心办了坏事,有自己害怕的东西却喜欢冲在最前头。人言阴曹地府尽是面目狰狞之辈,泡椒凤爪与八宝饭初遇时也吓得不轻,自以为真的要以无尽之酷刑偿前世之大罪。可那少年哪有半点恶鬼的样子?自来熟地抓住了自己的衣裳,也像是把他心中的一根弦揪住了一样。

        回忆一但出现一点小小的水花,其余的回忆就像大浪一样占据脑海。回过神来油灯又烧去了一半,陇西腊肉的声音已减下了许多,听起来应当是准备去歇息了,倒是腐乳那淘气的孩子还不愿睡觉,在和第无数次捉弄她的豆汁吵嘴。他自觉头痛减轻了些许,身子还有些不适,衣服上似乎还残留着那熏香的气味。

        无妨,无妨。他每次都这样想着,尽管每次试图治疗出现的问题都不尽相同。他也曾想过同为天地之灵的他为何会如此虚弱,他也为遇到了善良正直的同伴而感到幸运——也许他心底也存在着这样渺茫的希望,他也侥幸想过,如果有一天他也能像大家一样说话,交流时便能省些笔墨,也不用辛苦小耳朵替他传话了——那喜欢装着老成样子的小孩,真的为他们做了不少。

        正出神时,房门嘎吱一响,随即探进来一个脑袋,见他已经醒来,这才蹑手蹑脚端着一盆水走到他床边。

        “怪我不好,一时心急,以后再寻来药方,一定会亲身试毒……”八宝饭一边擦拭着凤爪额头上的冷汗,一边喃喃自语。“对了,那边正好让小耳朵熬了药,明早起来可不要忘了喝啊,趁热喝,明天的活儿先别干了……”

        他静静躺着,任由轻软的布帛带着温热的水扫过他脸庞。即使他心中有千言万语,也因无法发声而难以表达,更何况还沉浸在迷糊的回忆里,见到来照顾他的同伴反而有点无措。他向来喜静,床头无甚杂物,寻不到笔墨纸砚,只得悄悄做了一个“无妨”的口型,向那平日里活蹦乱跳,此刻才难得安静下来的少年眨了眨眼。

        “这是我前些日子找到的宝贝,送给你解解闷吧,省得本来就板着个脸的判官大人,在床上闷坏了!”八宝饭恢复了一如既往的活泼劲儿,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小的罗盘放在凤爪的床头。那小玩意儿与他腰间的寻宝罗盘有几分相似,只是小了许多,背面刻着他找到宝贝大笑的样子,玲珑可爱。“我用灵力稍微改造了一下,它会一直指向我的方向,也就是说——”他凑近凤爪耳边,轻声说道。

        “你也不用担心你的宝贝丢啦。好啦我说着玩的,没反应就是默认了哦……”

        油灯将要燃尽,房间里晦暗下来,深夜里连声虫鸣也难以听到,气氛是说不出的静谧。八宝饭给凤爪掖了掖被子,自己也是时候回房歇息了。他出了房门后轻轻带上了门,屋里清晰可见的,只有塌上心绪逐渐平静的人,和明灭的灯火。

        能让他在冰冷的世间找到温暖夹缝的人,八宝饭大概也是第一个。即使这一次失败了依旧无妨,那样热心的人,那样执着的人,似乎永远不会被前路的阻碍打倒,永远不会放弃那一点渺茫的希望。如果哪一天他的病症消失了,他一定要将那些话说出口。现在也许……大概可能还不是时候吧……

        灯油耗尽,连带着他的最后一点思绪都消失在黑暗中。罗盘的指针转了半圈,停在了指向八宝饭房间的位置。那些想法在半梦半醒的时候也不那么重要了……重要的是,今夜等待他的,准是一个好梦。

太可爱了太可爱了我一天发疯八百回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

那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后依旧热爱生活。

Q:老师写的曲子好好听呜呜呜呜😘

哇——谢谢喜欢呜呜呜呜呜呜😘

最最幸运的锦鲤精(?)

woc不行 太久没补食契剧情都快认不清角色了 救

大学生至今还是一片迷茫

海上明月共潮生。

cn南溟/江潮声,更习惯被喊作南溟,随意称呼也行。


生于南方小城的秋日暖阳中,墨痕斋第四十二任兰台,本体大概是鱼……?

  

三次元主业大学生,二次元主业写曲子。


属性:墨魂/诗词/中文v家/五维介质/其他引擎虚拟歌手都听一点/食之契约/食物语/作曲/合唱/钢琴即兴/会搞自家oc/随便糊点东西


北宋主要推苏轼柳永.jpg


infp/中立善良/性格超好雷点不多不存在对家杂到不能再杂的杂食人,除非很震慑三观/人很幼稚,很像小孩子()/性格超好不代表不会锐评一些现象…😢


octag是#待云归,世界观和oc人设比起其他人非常幼稚简洁,但是我很喜欢很梦幻的天马行空的风格✨无cp无反派,都是洁白无瑕的小朋友(?)


日文v家也会听一点,但是了解程度并不深w


大概是一枚水平不高的曲作,其他的都不太会()


魔怔人无论是不是众雷都不喜欢,求生欲极强的怂包一个不喜欢吵架。


非常热爱自己和这个世界的善——尽管我并不是非常优秀的一个人,这个世界也并不完美。看待问题尽量客观,雷小粉红,雷无脑崇洋媚外,雷非常极端的言论。


日月星辰运转,山河湖海轮回……唯初心不曾移。


企鹅暂时不再扩列。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所以秦少游19号之后才进池子吗啊啊啊啊啊啊阿官别吊人胃口啊大家都是急急国王()(ノへ ̄、)

算了老婆都在那了跑不了

在花丛的荫蔽下睡着的修猫!!

鸟翅膀或者鳃和鳍都可以!

在摩柯b站官号挖的摩柯🤤🤤🤤

下一页
你既沉入海底,我便做那守护你的鲸鱼。
© 江潭落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