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暮Angel╰(*´︶`*)╯

懒 癌 晚 期
开 学 长 弧
╰(*´︶`*)╯

Q:用一句话激起南北方人“战争”?(图源网络)

甜豆花好吃😋蟑螂会飞司空见惯了免疫了(瘫)

Q:在输入法打“我是”,打出来的是你以后想成为的样子喔~

我是要不是不是,

什么鬼我去揍我的输入法了

所以我目前是这样?

入坑两个月的萌新好多梗都不知道(哭唧唧)所以很多人都没印象啊(╯' - ')╯︵ ┻━┻ 

手机编辑图片还不能放大缩小我的手要废了(躺平)

火鸡:……(╯' - ')╯︵ ┻━┻ 

咳咳,作为一个主皮火鸡的语吸er,我:……(╯' - ')╯︵ ┻━┻ 

开始想象火鸡宝贝被rua秃的样子啦哈哈哈哈哈哈……

#哑舍 痛(写文什么的是真不会)

       真的不知道小学生文笔的我在写什么(捂脸)孩子当时害怕极了。

      大概就是千年后的一次日常。

      刀向……吧?

      本人是个杂食党(捂脸)

      ————————————

      那人已经死了一千多年了。

     

      衣襟里的玉璇玑热了又凉,凉了又热,也有一千多年了。

     

      这天傍晚,一位棕发白衣的少年站在哑舍门口,犹豫了会儿,推开了哑舍的大门。

    

      “嘎吱——”深色的雕花木门发出长长的一声响,少年看见穿着玄黑色绕襟深衣的老板正在翻着一本残破得不成样子的古书。

      

      稍微发霉的竹简上,刻着密密麻麻的小篆,看样子是秦朝的书简。

      

      少年一惊,既然这家古董店能保存住秦朝的古书,那就一定不简单。

      

     老板觉察到门口有人,停下了手,往门口看了看。

       

      尽管少年的白衣完美的挡住了胸前的玉制长命锁,一旁的红绳却稍微露出,和少年的白衣一衬,就像是从伤口渗出来的血一样,美得惊心动魄。

       

     老板又想起千年前的那天,那人的血染在玉璇玑上时,也是这般美。

       

      一千多年了,还是那么像你啊。

       

     老板反复摩挲着玉璇玑,心里刀绞似的一痛,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了。

       

     反正这具身体已经麻木了,爱怎么痛怎么痛吧。

江城子·晚吟

第一次在手机上码字~以及渣文笔,勿喷໒(⊙ᴗ⊙)७✎▤就当练练手了。